20200122 意識是什麼? 有意識就沒有永生 神是沒有永生的 老高與小茉文字稿

2020年1月22日 《【震撼】史上最深奥的话题,意识 | 老高与小茉 Mr & Mrs Gao》

hello,大家好,我是老高

咱們今天來講史上最難話題—意識。

關於意思是什麼這個話題是人類思考的終極難題,沒有任何人知道意識是什麼。那麼以前主要是宗教學家、神學家研究意識,科學家不研究的,因為科學家主要研究客觀的東西,而意識屬於主觀的存在,所以這屬於科學的範疇之外或者叫科學禁區,但是現在有很多生物學家、醫學學家、神經學家也都開始想通過科學手段來證明意識是什麼?今天我們就來講這個話題。

小茉:你不是說沒有答案嗎?

老高:對,沒有答案,但我知道啊。那麼從科學角度來說,意識就是人的大腦裡面那些神經元一起在工作的時候產生了一種生理現象,但這麼說你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是吧?我就給你簡單的解答一下,對於我們自己以及對於這個世界的認知就叫意識。還是不懂對吧嗎?

小茉:懂啦,呵呵呵

老高:懂啦?而且意識這個東西有個特點,只有你自己知道,你只能確定你自己是存在意識,但你不能確定別人有意識,雖然你可以通過一些跡象猜測,別人可能有意識,但你不確定,對不對?

小茉:是鬼啊

老高:如果說我如果是個機器人你也不知道

小茉:你確實是機器人

老高:你知道啊?!就說你說機器人也好,人工智慧它是有意識的是沒意識?

小茉:什麼算意識呢?

老高:對,終究不知道什麼是意識,所以我們也不知道他們有沒有意識,但是現在普遍認為像你我也好,植物貓貓狗狗還有細菌,他們是有意識的,而人工智慧它是沒意識的,石頭也是沒意識的,為什麼我們這麼去區分?主要可能是因為我們認為有生命的東西才有意識,沒有生命的東西他就沒有意識,他即使能動他也沒意識

小茉:什麼東西?

老高:就是機器人他能動,但你不會覺得有意識,對不對?

小茉:不想覺得他有意識嗎?

老高:有可能是這樣的對吧?其實怎麼知道狗還有細菌這些東西有意識,很多生物學通過觀察發現細菌,它即使是個單細胞的東西,它也會找東西吃,它吃飽了它就不動了,所以這就是一種意識的表現。而且我們對於這個世界的認知也是通過意識完成的,我們這個意識是存在我們的腦子裡,而我們的腦子是在腦殼裡的,這裡邊是黑黑的,什麼都看不見的。他在完全黑的地方怎麼認知這個世界的,他是通過我們的眼睛、鼻子、嘴、手、耳朵去感知這個世界。
但是目前的研究發現,在這個地方有個非常奇特的現象,就是我們的意識會對眼睛、鼻子、嘴傳輸上來的一些信息進行一個加工,怎麼知道這個事情有一個非常著名的實驗,就是1995年的時候,麻省理工一個叫艾德華阿德爾森的教授,他做了個圖,這個圖叫棋盤暗影錯覺

a的區域和b的區域顏色明顯不一樣,對不對?但事實上a和b的區域的顏色是一樣的,當如果用一個顏色它連起來的時候,你就會發現 a和b是一樣的顏色。
我相信絕大部分人看到這兩個顏色是肯定是不一樣的

小茉:也有人能看是一樣的

老高:有,有人能看出是一樣的,但是通常我們認為這種人是得了病的,即使他們看著是對的,但是我們會認為這是一種疾病,為什麼會產生這種錯覺?是眼睛出了問題嗎?事實證明不是眼睛出了問題,因為只要把它連起來,我們就要看出它顏色是一樣。問題出在哪兒?問題就只可能出現在腦子裡,眼睛看到的是對的,它的顏色是一樣的,但到腦子裡之後腦子說不對,他倆應該是不一樣的,於是就認定了他倆不一樣。
也就是說你的意識篡改了你真實看到的東西,而且沒有經過你的允許,換句話說,強行想要把兩個看成一樣你都看不成。那麼像這樣的錯覺不僅僅會發生在視覺上,也會發生在聽覺上、味覺上、嗅覺上,甚至觸覺上。而且發現如果眼睛看到的東西和意識想的東西不一樣的時候,意識一定會把它改成意識想像那個樣子,而不是會把你的意識改成客觀現實的樣子。這就說明什麼?說明你看到的世界不是一個真實的世界,是你想像出來的

小茉:但只想像了一點點啊。

老高:當想像比較小的時候,這種修改比較小的時候,我們稱之為錯覺,當改變比較大的時候,就叫做幻覺,呵呵,比如說有些人產生幻覺的時候,他就看到一些別人看不到的東西,是吧?

小茉:難道是真的?

老高:但有可能他看到的才是真的,而反倒我們認為他是病態。那麼我們為什麼會覺得產生幻覺的人,他看到是錯的

小茉:少數服從多數

老高:誒,沒錯,我們對這個世界的判斷是通過少數服從多數的,大部分人如果沒看到,或者大部分覺得他們沒有看到,那就沒看到,而反倒少數看到真相的人往往會被我們認為是病態。
而且還發現人的這種意識上的誤判不僅會發生在對外界事物的判斷上,同樣會發生在對自身的判斷。比如說一個非常有名的例子啊就叫幻肢痛。幻肢痛通常是一種疾病,就是說比如有些人他沒了左胳膊,但是他會感覺到左胳膊特別的疼,即使他沒有這隻胳膊,這種病在醫學上非常難治,按照病人的描述,這種疼是10分劇烈,就像有什麼東西碾過他的手碾過他胳膊那種痛,但是一點辦法沒有,因為麻醉對這種幻肢痛是完全無效的。後來人們發現了一招,能夠緩解這種病痛,比如說你沒得左胳膊,你就在這邊放個鏡子,然後你自己看著這個鏡子,你就會誤以為鏡子裡邊這隻手是你的左胳膊,如果你真的把它當成你的左胳膊,這個疼馬上就會消失。
但是這個事情有一個個體差,有些人始終無法認為這胳膊是他的左胳膊,他就還會繼續痛下去。就說疼痛不是來自於客觀現實的,而是來自於腦子裡面的,而會讓你覺得一個根本不存在的地方發生了疼痛,這也是一個證明,就是說這個世界一切我們認為客觀存在的東西其實並不存在,而是我們大腦自己已生成的一個非常好的例子,也有些人比如說要去上學的時候,渾身哪裡都不舒服,說不用上學了馬上就好了,然後而且可能類似這種情況。還有一個相反的實驗,比如說兩個手臂都在這種情況,然後擋住一隻手臂,讓你看不到這隻手,然後在邊上放一個假肢,接下來同時刺激這隻假肢和你擋住這隻手臂。
時間長了之後,你就會覺得假肢就是你的手臂,你去打這個假肢,你會感覺到疼,這就說明什麼?就說,人對於自身哪些部件屬於你自己的?都是由意識來判斷的,而不是靠客觀,比如說連接在你身上了才是你的,不連接在你身上就不是你的。所以很有可能你可以認知桌子、椅子都是你身體的部分都沒問題,甚至你可以認知其他人的身體是你身體的部分都可以

小茉:我的意思可以控制別人身體嗎?

老高:直接現在感覺好像是控制不了,但是如果你能夠控制的話,你就會覺得他是你一部分,比如說開車,如果你去意識車就是你身體的一部分的話,你就真的可以把它當成身體的一部分,這樣的事情就說明你對於自身的判斷已經跟客觀現實沒有任何關係,你完全可以靠想像去認定你自己是什麼。
那麼還有一個例子跟有關的就是精神分裂,精神分裂這一個腦殼裡邊有好幾個人格,從生物學的角度來說,他們就是一個人,因為他們同用一個人,但是在法律上現在已經開始界定人格分裂啊是多個人,比如說現在有人也殺人,我們就要去判斷他在殺人的時候的人格和他原本的人格是不是一樣的,如果不是一樣的話,就不能夠對現有的人格進行治罪,所以就給判成精神病,或者是沒有辦法治罪就是無罪的。

小茉:什麼時候知道他是犯罪的人格

老高:所以你就要提供證據證明你當時殺人的時候的人格和你現在的人格不是同一個人,你不能對一個沒有罪的人格施加一個刑法。
這就是說一個人體也能裝兩個意識,這些不同的人格,他們會有不同的習慣,說不同的語言得不同的病,真的就是不同的人,所以現在法律上出現了一個非常難的問題,就是如何來判斷同一個人,什麼叫同一個人?用DNA已經無法判斷同一個人。
那麼還有一個很好的例子,就是夢。夢這個東西就是純粹大腦編織出來的一個場景,你在這個夢裡邊無法意識到自己在夢裡邊,所以說你的意識創造一個世界並不是很難。你在夢裡邊,你認為世界就是你啊,你所處的環境就是那樣,他也就那樣,而且你會不會發現人睡覺的時候時間過得是非常快,我們通常說一覺到天亮,但是一覺可能你體感的速度可能只有幾分鐘,但你睡了八九個小時都有可能。
最明顯的例子就有些人比如說因為車禍什麼昏迷了,他昏迷了十幾天醒來,他會以為他只過了幾個小時。在這個過程當中啊他可能大部分時間是沒有意識的,也就是說在沒有意識的時候時間就是不存在。

小茉:那意識就是時間?

老高:意識能夠決定時間是否存在,有意識才有時間,沒有意識就沒有時間。而且我們經常說是吧,快樂的日子總是過得很快,痛苦的日子總是過得很慢,你的時間的快慢也是有意識的決定。當然他不能決定你的時間,就我的意思只能決定我的時間,你的意思只能決定你的時間,雖然從客觀的角度來說,咱們倆時間的運行的速度是一樣,但是在主觀上是完全不一樣,你的時間可以非常的快,我的時間可以非常的慢,體感是不一樣的,上次我們講時間的影片,你不問我們說速度越快,時間越慢,這個時間越慢,是有感覺是沒有感覺的。
其實在速度越快時間越慢這個環境當中這個時間慢是沒有感覺,但是意識控制的時間是有感覺的。綜上所述,我們對於外界的認知或者是對我們自身的認知都是大腦想像出來的,只是這個想像佔比有多大而已,那麼我們如何判斷哪一部分是想像出來的?哪一部分是客觀現實?

小茉:有方法嗎?

老高:你剛才不都給出答案了嗎?大家怎麼說?大部分人和你想像的是一樣的話,那麼所有人就認為這就是客觀事實,你懂我意思嗎?

小茉:那是真的嗎?

老高:是不是真的不一定,但是大部分人既然這麼認為的,那就是客觀事實。
那麼你自己想要判斷你看到的東西,哪一部分是想像出來,哪一部分是客觀事實,這就很難,所以結論上而言,我們對這個世界的認知,其實有一部分是幻想出來的,而且這種幻想是在無意識中進行的,就像我們記憶的篡改,都是在我們不知道的情況下他就改了,所以我們看到的世界很有可能跟真實世界是完全不同,而我們還不知道。那麼大家一定會產生一個疑問,就是我們為什麼要篡改這個信息?不是很奇怪嗎?你客觀看到是怎樣就怎樣就好了,改他幹什麼?
那麼按照現在生物學家還有神經學家的一些分析,我們之所以去改他是因為我們生存的需求,就是我們在瞬息萬變的大自然中要想生存的話,必須有一定的預判能力。所謂的預判能力其實就是一種想像力,就是說對於將要發生的事情一種提前的設想,就是我會設想他應該是個什麼樣子。當看到這個東西和我們設想不一樣的時候,腦子裡設想的東西就佔據了主動,然後就把它改成這個樣子。是一種預判機製造成了我們的這種能力,還有我們對於這個世界的認知是非常需要整體認知的。
比如說我們看到一輛車,我們必須一眼看過去知道他是一輛車或者看到個獅子,一眼看過去知道他是個獅子,而不是一眼看過去看到很多毛,就是說我們需要通過一些細節立刻用大腦補全這是個什麼東西,而不能等眼睛全部都細節全部看完了之後,我們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就來不及了。所以需要大腦去迅速的模擬出來這麼個東西,也是一種想像的能力,所以造成了這麼一個結果。但是我覺得一個很奇怪的事情,這個理論是無法解釋的,就是為什麼最終我們看到這個東西的時候,它還會不斷的傾向我們想像這個方向,而不是傾向於客觀。
比如說我們剛才看到你兩個顏色不一樣,我已經告訴你它的顏色一樣了,你仍然看不出它的顏色一樣,這不很奇怪嗎?一開始我乍一看我為了整體考慮的話,我要讓它顏色不一樣可以理解,但是我應該看著能看出顏色一樣才對。這個就不是僅僅簡單的生存需要了,我覺得有三種可能,第1個就是我們的大腦也好,我們的意識根本就不是這個世界的產物,它是一個更高維度世界的產物,在那個世界裡是由意識決定客觀存在的,所以相對於客觀存在意識更為重要,當意識和客觀存在產生矛盾的時候,它會傾向於意識這個方向,而不是客觀存在這個方向。
所以我們大腦現在只是一個高維度的東西到了一個低維度的世界來,產生這種不協調而已。

小茉:對,不匹配

老高:所以我們大腦在這方面表現出不是一種bug,而是一種高級屬性,永遠以自我為中心,永遠以我們的意識為中心的這麼一種屬性。還有一種可能就是我們這個世界是虛擬,如果我們這個世界是個虛擬,就是一個龐大的遊戲,龐大的程序啊,這麼龐大的程序一定會存在大量的bug,這個錯誤,我作為一個資深的系統工程師,我可以負責任說,程序越大bug就會越多,一定存在bug。
那麼這麼複雜的程序裡邊有這麼大量的bug,那麼讓我們這些人類生活在裡邊,而又不發現 bug,怎麼能做到這一點?

小茉:就是腦補。

老高:沒錯。你看到有錯誤,你看到bug你也會把它合理化,你這樣永遠就看不到bug,就可以安心生活在這個世界。也就是說創造我們人類的這些人,在我們的腦子中加入了一行代碼,讓我們能夠自動屏蔽這些bug?這也就是我們為什麼到現在都很難發現我們世界是虛擬的,但事實上這個世界還是存在很多bug已經被發現,比如說費米悖論對不對?這就是個bug。比如說暗物質的存在。

小茉:反物質

老高:比如說對反物質為什麼和正物質它不等量,對吧?比如說量子力學,這些其實都是bug,然後我們的程序就不斷的去腦補,想要找到合理解釋這個東西的方法,讓它合理化。那麼還有一種第3種可能,我們其實生活在夢裡,這個夢並不是誰的夢,有可能就是我自己的夢。這就跟平庸宇宙論有點類似,你認為你是生活在你的夢,我認為這是我的夢。這個夢裡面的所有人,包括你,包括力氣,包括咱們的觀眾,包括世界,都是我想像出來。
這個事情就讓我想到了一個非常有名的電影,著名的盜夢空間。盜夢空間裡面人就是生活在夢裡的,但是你究竟生活在第幾層夢裡,你知不知道?你可能生活在非常深層的夢裡?越深層的夢,時間過得越快,那麼你怎麼知道你生活在夢裡,還是生活在現實?對,就在電影里提到了一個信物,就是說你得有一個信物,信物一轉,這個陀螺的話,你就知道你是在夢裡還是在現實,但是信物是一定不能夠被別人摸到。如果被別人摸到了,你這個信物就不再好用,你就永遠無法知道你是在夢裡的日子還是活在現實。
我現在覺得咱們可能就出於這樣一個咱根本就沒有辦法知道咱是在夢裡面在現實當中,但是我覺得有些人已經覺醒了,他們知道自己可能在夢裡,比如說當愛因斯坦發現光速不變的時候,當哈勃發現宇宙無限膨脹的時候,他們很有可能已經完全意識到自己就是在夢裡。那麼我們是否可以避除大腦的這種修改,讓我們看到真實的世界?其實是有辦法的,通過儀器和數字。

小茉:那不還是虛擬的嗎?

老高:可以是這麼去理解說

小茉:還是數字化的。

老高:什麼意思?就是說我們眼睛雖然無法判別這兩個顏色一不一樣,但是機器可以判別,機器它一測就知道這兩個顏色是一樣的。這就說明和我們人相比,其實機器更適合生活在地球上,這個事情讓我想到了另一個畫面,就是著名的聖經,聖經說亞當和夏娃吃了禁果之後,獲得了智慧就被趕出伊甸園,那麼他們在伊甸園裡邊原先是幹什麼的?就是兩機器人嘛,當他們產生了意識之後,他們就不再適應那裡的生活了,那麼他們在伊甸園裡和伊甸園之外的區別是什麼?
他們在伊甸園裡的時候是永生的,出來了之後就不再是永生了。也就是說他們獲得意識的代價是什麼?就是放棄了永生,獲得了有始有終的生命,這就和我們開頭對上,就是說意識其實本身就是生命,它是用永生換來的,當你沒有意識的時候,你就會獲得永生,你就會變成石頭,變成一些永生的問題,但你也就沒有了生命,沒有意識就沒有時間,於是你就可以獲得永生,你獲得了意識就獲得了時間也就獲得了生命。這三個東西是一套的

小茉:那管理亞當和夏娃的神呢?他有意識也有永生啊

老高:他一定不是永生的,神一定不是永生的,他可能壽命可以長一點

小茉:就像最開始蘇美王表那些君王壽命特別長

老高:對對對,但是它一定不是永生的,這三個理念,最重要的就是生命。只要解答了生命是怎麼來的,意識和時間就都解答了。所以就回到另一個更難的問題,就是生命從哪裡來?生命是什麼?要解答生命是什麼的一個重要的環節,就是什麼是死?生命它不是用能動不能動來區分,而是用能不能死來區分?

小茉:不能死就不是生命

老高:對,所以想追求長生不老,從這一點開始說就沒有可能,因為長生不老就意味著沒有活著。
恐怖不恐怖,呵呵,這就是為什麼要做木乃伊?以前人做木乃伊也就是為了獲得永生,木乃伊做好了你看,他沒有活著。

小茉:所以他永生了。以後我看誰不順眼。我就希望他永生。呵呵呵呵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