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18 日本鑽到馬桶裡面被憋死的人的奇怪案件 老高與小茉文字稿


Hello,大家好,我是老高,咱們今天再來破案。這案子發生在1989年的2月28日,1989年在日本叫做平成元年,在日本福島縣有一個山村,村子裡有個小學校,311大地震的時候,日本有一個核電廠發生泄露,核電廠就在福島.這個案子其實也就在那個地方,學校裡邊有個女老師放學了之後她就回宿舍了,她的宿舍就在學校旁邊,大概晚上6:00左右的時候她去上廁所,89年那個時候日本尤其像村落裡面也不是那麼發達的,所以廁所也是那種旱便,現在的年輕人可能都不知道了,以前大家都用一個公共廁所的,然後一個坑一個坑的,坑下面有一個化糞池的那種感覺。

換句話說,你從坑上面能看到下面的,所以沒見過的人最好不要見過,反正是非常臟非常噁心的那麼一種廁所了。不過日本這個廁所還好一點,它不是好多坑在用一個化糞池,它是一個坑接一個u型管,一個坑接一個u型管,這有個蹲便,下面接個管子,然後到這邊來就通到屋子外面去了,這蓋了蓋,然後在這邊排泄都積攢在管子里,然後到有人來清理的時候,他就到屋子外面把蓋打開,然後把這個裡邊東西抽走。

這個女的在上廁所的時候,她就無意往變坑裡看了一眼,看到一隻鞋,這個鞋不是她的,就覺得很奇怪,是個男性的鞋,她就又緊張又害怕,馬上就跑到屋外面去,我說了一個u型管出來,外邊有一個蓋,她發現蓋子被打開了,她就往管子里看了一眼,結果發現條腿,她嚇的馬上就打電話給校長和她公司的男同事

小茉:她膽兒挺大的,她看到鞋她還敢去後面看化糞池

老高:對,她不知道這個是怎麼回事

小茉:日本6:00已經挺黑的了。

老高:2月份嘛,冬天天已經黑了,校長和學校這些男同事就都來了,一看說不行,這有個人,這不管是什麼情況,趕緊報警,是不是?警察就馬上來了,來了之後警察就把這個人就開始往外拽,怎麼也拽不出來,卡的死死的,他管子36厘米

小茉:大概有你一個頭左右

老高:對我一個頭大概36厘米,反正成年男性的肩寬都在40厘米以上,沒有辦法,警察就用了挖掘機把整個 u型管,也換句話說,把化糞池都挖出來,然後切割開來,把這個人給救出來了,然後發現這個人就已經死了,而且死了不止一天了。 u型管,兩個豎管36厘米寬,底下的橫管的47厘米寬,這個人剛剛好就躺在裡面,他上身赤裸,手裡拿著一個毛衣按在胸口給他挖出來之後馬上就清理了,法醫就要檢查了,法醫說他的死因是由於在狹窄環境下的擠壓,再加上周圍溫度很低造成的凍死

小茉:就應該是活著進去的啊

老高:應該是,這不活著根本進不去

小茉:這個圖,它正好對著廁所口是吧?

老高:然後法醫在他身上沒有發現其他的傷害,也就是說他應該不是被人硬生生的塞進去或者怎麼樣

小茉:對啊,他脫了衣服才能進去,穿著毛衣是進不去的

老高:他脫了衣服也都進不去,拿出來之後清理了,當場就有好多人認出這個人,在當地非常有名。這個人26歲,身高1米70,是個熱愛體育、喜歡音樂的當地的一個非常有名的年輕人,他有名是因為他參加很多當地的活動,那麼他和他的父母還有奶奶一家4口住在一起,他高中的時候因為喜歡音樂還組成了樂隊,他任吉他手。

小茉:應該挺拉風的一個人

老高:對,而且身體非常的好,所以他不屬於特別瘦小的男性。那麼他現在26歲,是在當地核電站的一個維護公司里做營業的主管

小茉:穩定的工作。

老高:對,非常好的工作,而且是營業主管

小茉:營業應該長的蠻帥

老高:對的,應該挺帥的,他還是當地村子裡邊叫青年會的一個部長,經常組織當地青年搞一些活動,所以當地人幾乎沒有人不認識他。警察對於他身上沒有傷痕,然後又是凍死,這個事情根據這樣一個條件判斷之後,覺得他是為了偷看女性上廁所,自己爬到了管子里,結果被卡住,然後由於天太冷了,自己又出不來,凍死在裡面。

小茉:這也蠻拼的

老高:對啊,警察只能得出這樣一個推論,警察是這麼覺得,但當地人都不這麼覺得。接下來我就給大家分析一下這個案子有哪些疑點,為什麼當地人不覺得他是一個能鑽到那底下去偷看人上廁所的人?

疑點一:管道太窄 

以受害者的體格來說的話,他是很難爬到管子,即使他就這樣進去了,他想把手在蜷回來把衣服這麼拿回來,躲在這裡也是極為困難,就換句話說,他如果是死的狀態,別人硬給他塞進去也塞不進去。

小茉:對,我覺得死的狀態更進不去

老高:對,這是這個案子最大的疑點,就是你活著想進也進不去,死著想進也進不去,體格很小的女性想爬進去都爬不進去。

小茉:我覺得這不一定

老高:是吧?

小茉:一定要在有屎尿的情況下讓真人試一下,脫了衣服才可以乾乾的管子或者是什麼樣的,你無法再現當時的場景。冬天嘛,熱脹冷縮嘛,在外面的時候可能很小的

老高:身體縮了唄,那相對於身體的縮管子豈不更縮

小茉:不會啊,可是身體中我帶的戒指,夏天和冬天都不是一個號碼的

老高:你深有體會了是吧?裡面有屎有尿你就先閉氣喲,潛過這個屎尿再轉過來

小茉:可能沒有那麼多,有可能他認識清理廁所的人剛抽過,然後只有管道壁滑溜溜的那種

老高:也就是說這個人就那麼想看

小茉:那誰知道啊?

疑點二:死者與女教師認識 

我說了這個案子發生在平成元年,也就是昭和天皇去世了,然後平成天皇上來,所以當時是日本的國喪的日子,國喪是從24號到27號,所以這個女教師24號到27號請假回老家,她不在家,受害者是知道這個女的不在家,他知道她不在家,他轉到管子,他看誰?

小茉:這個廁所又不是光給她一個人用的

老高:就她一個人用的。

小茉:這麼多坑

老高:不是就一個坑,它一個管子一個坑,她屋子裡管子

小茉:哦,這是她屋子裡面的坑

老高:就唯一的給她用的管子

小茉:他知道了她28號回來唄

老高:不行。這個人是什麼時候失蹤?是24號失蹤的,我們剛才說了28號被發現嗎?根據他的僵硬程度推測,他是在26號死的,也就是說最早他有可能在26號之前就已經在管道里,但是他知道這個女的在27號之前是不可能回來。

小茉:然後他還去想到她的屋子裡拿一些什麼東西

老高:進不去,他不能從管子進到她屋子裡,那邊是封死的,水泥封了

小茉:他想早早的埋伏在這裡

老高:埋伏兩天的

小茉:他只是想試一下,沒想到出不來了

老高:趁她不在家試一下

小茉:對。

疑點三:2月24日失蹤 

那麼這個s我剛才說的是24號失蹤的,他最後一天的前一天晚上參加了他一個前輩的送別會,晚上1:00回家了,但是當時他父母奶奶都睡覺了,所以誰也沒有看到他。第2天早上他父親在屋子裡看電視的時候啊,聽到門口他說了一句,我出去一下,這就是他家人對他的最後的目擊情報,雖然沒有看到這個人,只是聽到這麼個聲音說我出去一下,早晨10:00,24號,從那之後就再沒有人見過這個人

疑點四:車鑰匙留在車裡 

他 的車就停在旁邊教工宿舍的停車場上,鑰匙還在車上插著。

小茉:他就想鑽一下馬上回來

老高:所以連鑰匙都沒拔。

疑點五:相隔很遠的兩隻鞋 

這個女教師看到一隻鞋,這個鞋有一隻在他頭頂上,另一隻鞋在哪?離鑽進去這個口很遠的一個河岸上,也就是說你要是脫鞋的話,他至少離那很遠的一個距離,已經脫掉了一隻鞋或者兩隻鞋都脫掉,拿起一隻鞋走到這個坑這,把蓋打開,衣服脫掉開始往裡鑽,拿著一隻鞋,這你就卡在裡邊,那個人又不在家,你沒人聽見,結果他就凍死在裡邊。是這樣一個流程,對的,感覺上,但是這個鞋為什麼要這樣處理?他為什麼不要兩隻鞋都拿著?

小茉:她拿一隻鞋進去,可能擋擋

老高:屎尿,哈哈

小茉:並不是鞋留在河邊上,一會回來的時候身上肯定要臟,在河邊可能還會再洗洗鞋子什麼的

老高:留一直鞋乾淨就行了。好吧?他要騰出一隻手干點什麼可能。那麼警察雖然也看到了這些疑點,但是警察實在給不出一個說法,也沒有任何的線索能證明這個案子是他殺,但從感覺上又不像自殺,所以只能認定為什麼?他就是想偷看女性,然後鑽到管子里造成事故,結果事故死。算是一個意外結案,但是他的父母以及村民是不這麼認為的,太牽強了吧。

死活就往裡鑽,而且鑽一個明明知道家裡沒有人這麼個地方提前兩天往裡鑽,我們接下來就要說一下村民對這個事情的看法以及他們認為的可能性。村民後來還聯名署名4000多人署名,要求警察重查,但是警察實在沒有任何證據不能重查,當地村落里總共也就不到1萬人,也就是說一半人都認為他這個案子是有問題。

可能性一 

當地村民認為這個案子最大的一個可能性是他殺,是誰殺他呢?是村長選舉的他的反對派的人殺他,這個事情要說到這兒就稍微有點複雜了,當地村子正好在那個時候進行村長選舉,小伙特別有才華,演講能力特彆強,所以村長候選人都找他替他們演講,幫他們拉選票,於是村民就認為是他比如說幫村長去演講,另一個村長候選人就覺得這個小子如果幫他了,我機會就不大,於是就把他殺死了。

村民為什麼覺得村長選舉這事能造成殺人?是因為我剛才說了,這個村子是在核電廠附近,村長有什麼權利呢?村長能夠決定核電廠可不可以在這開,當時村子裡有一伙人支持開核電廠,有一伙人不支持,所以兩邊的針鋒相對是非常激烈,所以才會有人懷疑說這是村長競選買兇殺人!但是如果是買兇殺人怎麼塞進去,為什麼要塞在這個一定會被發現的地方,因為到時候肯定要抽屎抽尿,也會發現。

可能性二 

我剛才說這個女教師和她是認識的,這個女教師,在案發之前經常收到騷擾電話,但是並不知道騷擾電話是誰打的。

這個女教師的男朋友就找受害者商量,說怎麼來處理這個事情?受害者和她男朋友就說咱們錄音,就把騷擾電話的錄音錄下來之後,送到警察局去報警,所以S在這個事情上幫過女的,據S的好朋友說,在案發前這個s跟他說,我基本上知道誰打的騷擾電話,說了這麼一句話之後這個人就消失了。就被發現死在廁所里。所以也有人懷疑說是不是打騷擾電話的這個人怕被泄露,然後就殺人滅口。

警察就認為這個事情就是意外,而剩下所有人都覺得這絕非意外,但誰也不能找出一個合理的說明這個事情究竟怎麼發生。

小茉:我覺得啊他肯定是不知道這個女的不在家的,他不確定,但是因為他跟這個女的很熟悉,就沒有辦法跟她再有一些其他的關係,因為是他朋友的女朋友,他只能採取這種方式去偷窺她

老高:就為了偷窺這個女人上一下廁所,而且冒著屎尿都拉到臉上的這種風險了

小茉:但是有的人就喜歡屎尿啊,你不知道嗎?

老高:然後鑽到裡邊既能享受他喜歡的味道,又能看到他喜歡的女人,他鑽進去有沒有考慮過他怎麼出來,你就看他鑽進去這個姿勢他怎麼才能出來?

小茉:他也不知道裡面的構造啊

老高:他冒著必死的決心進去了

小茉:沒想那麼多,你當心中有一個理想的時候,不畏艱難也會前進

老高:power of dreams。

赞 (0)